•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管理與技術
新能源大變革,煤老大能否當好排頭兵?
來源:山西省煤化工發展促進中心
時間:2019/12/3

      如果把近現代以來,人類能源利用史上經歷的兩次重大能源轉型,即從柴薪時代過渡到煤炭時代,再由煤炭時代過渡到石油時代,稱之為能源革命的話,那么自21世紀開始的以綠色低碳、無資源枯竭風險為主要特征的非化石能源轉型,完全可以稱之為第三次能源革命,或新的能源革命。

       20世紀70年代的兩次石油危機和國際社會對氣候變化問題的不斷關注,毫無疑問是第三次能源革命的兩大動因。這次新的能源革命一方面導致全球能源新版圖重塑,能源技術革命、新能源產業以及以美國頁巖油氣革命為代表的非常規油氣生產與供應加速發展,英、法等主要歐洲發達國家制定了停止汽、柴油車銷售時間表,預示著國際能源轉型的棄碳化、棄石油化的發展趨勢。另一方面從2014年以來,盡管全球范圍內能源的可獲取性提高,但能源的可負擔性卻出現下降,能源系統更可持續方向的轉型進程陷入停滯。

       這次新的能源革命開始以來,中國便一直處于以能源轉型為核心內容的能源革命關鍵時期。作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產國和消費國,我國能源發展近年來雖然取得了巨大成績,但依然面臨著能源需求壓力巨大、能源生產供給制約較多、能源生產和消費對生態環境損害嚴重、能源技術裝備水平總體落后等挑戰。2006年,我國已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碳排放國,大氣問題尤為突出;2017年成為原油第一大進口國,LNG第二大進口國,然而參與國際油氣定價的能力卻十分有限。2017年底,我國主要能源石油、天然氣、煤炭等已探明儲量和人均量都不夠充足,落后于其他主要國家甚至是世界平均水平。若加之我國的能源消費結構不均衡,油氣進口壓力大,能源安全問題日益嚴峻。因此,進一步加快能源領域從生產到消費的重大變革迫在眉睫。

       2012年,黨的十八大明確提出了“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確保國家能源安全”。能源革命的提出彰顯了黨中央在能源領域進行根本性變革的決心。隨后的2013年、2014年能源工作會議以能源革命為基調,強調增加能源有效供給、推進國際能源合作、推進能源體制改革等,部署當年的能源工作。2014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就我國能源安全戰略作出重要部署,提出能源消費革命、能源供給革命、能源技術革命、能源體制革命等能源領域“四個革命”的重要論斷。2016年12月29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印發了《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戰略(2016-2030)》。2017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山西時,充分肯定了山西不當“煤老大”,爭當能源革命排頭兵的戰略抉擇。同年9月,國務院出臺《關于支持山西省進一步深化改革促進資源型經濟轉型發展的意見》。2019年5月2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八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在山西開展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的意見》,提出山西要通過綜合改革試點,努力在提高能源供給體系質量效益、構建清潔低碳用能模式、推進能源科技創新、深化能源體制改革、擴大能源對外合作等方面取得突破,爭當全國能源革命排頭兵。

      目前的中國,新的能源革命如火如荼,能源的轉型和變革正處于關鍵時期的關鍵階段,煤老大能否當好全國能源革命的排頭兵?無論從時間和空間,或者從歷史和現實看,答案是肯定的。

首先,黨中央、國務院選擇在山西開展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毫無疑問是基于山西的戰略地位、區位優勢和產業基礎。一是山西既是資源大省,也是全國重要的能源基地,長期以來為保障全國能源供應做出了巨大貢獻。新中國成立70年來,累計生產煤炭192億噸,占全國的1/4,其中70%外調,覆蓋了全國2/3的省份,有“點亮全國一半的燈,燒熱華北一半的炕”之說。二是資源型經濟轉型是一個世界性難題。黨中央國務院一直高度重視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發展,并對山西經濟轉型寄予厚望。如果山西能夠成為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排頭兵,就可以在能源消費、供給、技術、體制革命和國際合作等方面走在前作表率;如果能夠在以傳統能源為主的能源大省——山西闖出一條路子來,完全可以向其他類似的能源大省,尤其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提供可復制、可推廣的制度性經驗。

       其次,國家資源型經濟轉型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的改革實踐,為能源革命綜合改革積累了經驗。2010年以來,山西作為全國唯一的全省域資源型經濟轉型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出臺了資源型經濟轉型發展行動計劃,為全省集成相關試點政策,以改革促轉型、以創新強轉型,推動資源高效綜合利用,擺脫對資源的過度依賴,加快先進制造業等新興產業發展,全面構建起山西現代產業體系,先行先試,切實為增強能源發展的動力和活力創造了條件。

      在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資源型經濟轉型的實踐中,山西堅定走上能源“減、優、綠”之路,已初見成效。數據顯示,2017年轉型呈現三大亮點,一是36個資源綜合利用與清潔生產技改項目投入試運行,年可消納粉煤灰17.4萬噸、煤矸石34.1萬噸;二是煤層氣地面抽采量占全國90%以上,新能源發電裝機占該省電力裝機比重突破30%,光伏領跑者發電規模位居全國第一,氫能產業布局提速;三是爭取國家下達光伏建設規模指標總數達到333萬千瓦,連續兩年獲得該領域全國第一。

      2018年,山西關閉36座煤礦,退出煤炭過剩產能3090萬噸,三年累計退出8841萬噸;退出焦化過剩產能691萬噸,化解鋼鐵過剩產能225萬噸,關停煤電機組203.3萬千瓦,煤炭占工業比重下降2.5個百分點,煤炭先進產能占比由36%提升至68%,一批綠色開采試點啟動實施,煤礦智能化改造、廢棄礦山再開發提上日程,煤基新材料、現代煤化工穩步推進,煤炭的“含金量”“含新量”“含綠量”大幅提升。全省環境空氣質量綜合指數同比改善10.8%。

       第三,山西在落實國家戰略布局方面行動迅速、執行力強。中央提出《關于在山西開展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的意見》之后,山西省委、省政府認真學習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和黨中央、國務院的重要指示精神,立即著手制定了《山西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行動方案》及今明兩年任務清單,并提出以制度改革帶動能源革命,以能源生產關系變革牽引生產力變革,著力抓好“八個變革”即推進煤炭開采利用方式變革、非常規天然氣勘采用變革、新能源可持續發展模式變革、電力建設運營體制變革、能源消費方式變革、能源科技創新相關體制變革、能源商品流通機制變革、與能源革命相關企業發展方式變革,和“一個合作”即深化拓展能源領域對外合作等一系列變革性、牽引性、標志性的重大舉措。全省上下迅速行動起來,決意以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為契機,把能源革命的旗幟舉起來,在能源領域這場全方位、深層次、歷史性的革命中,通過綜合改革試點,在爭當全國能源革命排頭兵的進程中,努力探索走出一條資源型地區轉型發展新路。

       整個三晉大地因地制宜,全面推進。大同市徹底丟掉“煤老大”的慣性思維,政產學研良性互動,形成能源革命推動力量,讓能源革命全面破題、贏得先機、走在前列,要當能源革命的尖兵,實現“中國煤都”向“中國新能源之都”的轉變。

眾多企業不甘落后,積極參與能源革命。同煤集團圍繞能源革命要求,通過實施“煤炭提質、電力升級、煤化工延伸、科技興企、專業化重組”五大工程,實現了五個變革,并確定10座煤礦為轉型升級示范礦,全面開展智能化、潔凈化改造并承接新技術成果。

      與此同時,我們還應當清醒地看到,在能源大變革時代,若要當好全國能源革命的排頭兵,也并非輕而易舉。的確是任務艱巨、責任重大、任重道遠,挑戰與機遇并存。作為煤炭大省和全國重要的能源基地的山西,雖然多年來為保障全國能源供應作出了突出貢獻,但長期以來高強度、粗放式、大規模的資源開發,導致山西支柱產業單一粗放、生態環境破壞嚴重,資源型經濟發展的深層次矛盾和問題日益突出,嚴重地制約著全省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比如新能源發展不足,“一煤獨大”的特征尤為突出,目前仍有4個億噸級、3個5千萬噸級以上煤礦企業,煤層氣(煤礦瓦斯)抽采量120億立方米,占到全國半數以上。有分析認為在未來的較長時間內,山西作為煤炭主產區的地位不會發生變化。再如能源消費結構中,煤炭在全省一次能源消費中的比重長期高達85%左右,大氣污染嚴重,碳減排壓力巨大。能源科技創新能力弱,能源領域改革滯后,嚴重制約了市場配置資源作用的發揮。

       面對這些壓力和挑戰,針對各種問題的不同緊迫程度和危害程度,采取相應策略性手段和措施,既要保障能源供應安全、消除能源開發利用帶來的環境污染,又能通過科技創新和深化改革,推進資源型經濟轉型發展,構建綠色低碳能源體系,是山西能否當好能源革命排頭兵的核心問題。無論怎樣,我們有理由相信,山西只要繼續解放思想、堅持改革、勇于創新,不斷探索和嘗試,必將為中國的能源轉型升級提供成功的山西經驗,成為當之無愧的能源革命排頭兵,從而實現從“煤老大”到“能源革命排頭兵”的歷史性跨越。

友情鏈接
白蛇传 吉林十一选五 有电脑在家能赚钱吗 22选5 七星彩基本走势图表 足彩半全场负胜案例 美容店能赚钱不 龙王捕鱼下载 极速11选5 分享赚钱表设计 开拓者和爵士历史记录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情况 龙江福彩p62开奖结 体育比分哪里正规 雪缘园棒球比分直播 nba篮球即时指数 双色球出现过的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