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環保安全>
江蘇化工園復產困局:響水事故過去8月仍一片蕭條 廢棄物安全性難測
來源:山西省煤化工發展促進中心
時間:2019/11/28

      距離響水“3·21”特別重大爆炸事故已經過去8個多月,蘇北化工園仍處于一片蕭條之中,不僅是因為當地政府在事故調查報告出來前暫未有動作,也有部分化工園“表里俱衰”的影響。

      資料顯示,江蘇現有各類化工生產企業入園率僅30%左右,部分地區入園率甚至僅10%;另一方面,個別化工企業違法排污問題突出,廢棄物管理能力不足,周邊環境污染嚴重。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研究員田金平表示,化工企業通常會對原料、中間體、產物、化學反應的安全性有較好的認識,但對廢棄物,特別是固體廢棄物,因其組成復雜,對其安全性的認識不是很充分。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綠石環境保護中心公布的一份江蘇化工園環境調研報告中了解到,20186月至201910月,江蘇省44個化工園水氣渣監管重點差異較大。只有70%的企業未見明顯黑臭水體及惡臭氣體,有48%的企業未實現雨污分流,且雨水排口依靠人工檢測管理,有36%的企業無大氣監測站且只有重點企業有探頭。

調差報告對化工企業指導意義重大

      據1115日新華社報道,國務院批復江蘇響水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嘉宜公司)“3·21”特別重大爆炸事故調查報告。經國務院調查組認定,該事故是一起長期違法貯存危險廢物導致自燃進而引發爆炸的特別重大生產安全責任事故。

1120日,江蘇省委、省政府召開響水“3·21”特別重大爆炸事故警示教育大會。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指出,要把這起事故的警示作為轉折點,推動安全生產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走在前列。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調查報告顯示,事故發生的直接原因是天嘉宜公司舊固廢庫內長期違法貯存的硝化廢料,持續積熱升溫導致自燃,燃燒引發爆炸。據悉,硝化廢料具有自分解特性,分解時釋放熱量,且分解速率隨溫度升高而加快。

實驗數據表明,在絕熱條件下,硝化廢料的貯存時間越長,越容易發生自燃。而天嘉宜公司舊固廢庫內貯存的硝化廢料,最長貯存時間超過7年。

      報告注解中顯示:“通過熱安全性分析實驗及理論計算可知:絕熱條件下,硝化廢料起始溫度為39.2℃時,因自分解放熱,貯存1年后溫度會升至自燃點,發生自燃;硝化廢料起始溫度為26.8℃時,3年后會發生自燃;硝化廢料起始溫度為21.1℃時,5年后會發生自燃;硝化廢料起始溫度為17.3℃時,7年后會發生自燃。”

      對此,田金平表示,這個案例顯示,產生的硝化廢料即使在較低溫度下存放,足夠的時間下也會發生自燃。這就提醒化工企業,固廢處理、處置過程中要加強對物料/廢料的性質進行更充分、更全面的認識。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這里體現的是事故調查認定過程中運用熱安全性分析實驗科學、定量地認識物料的性質,實際上,這個方法對化工企業研發、設計、生產、管理中排查、防范安全隱患具有非常大的指導意義。”田金平說。

多家化工企業仍是停工狀態

      從2018年開始,江蘇部分化工園內企業就開始了停產整改。據20184月央視報道,連云港市灌云縣臨港產業園區內化工企業存在環境污染問題,連云港市政府隨即展開環保整治工作,直到2018年底,部分企業才通過了驗收并恢復生產。

而自今年3月天嘉宜公司發生爆炸事故后,蘇北化工企業復產申請遲遲不獲回應。截至1115日,鹽城市大豐區人民政府網站公示了區內5家化工企業的復產申請通過了港區初審、區級驗收,擬申請市級復核。其中,輝豐股份(002496SZ)十個產品復產申請通過了港區初審、區級驗收。

      1127日,大豐區化治辦相關工作人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的確公示了相關企業的復產申請,但目前大豐區內只有豐山集團(603810SH)已經正式開工生產,其他化工企業均未復產。

據豐山集團1021日公告,公司自418日起對原藥合成車間進行臨時停產,918日,公司復產申請通過了港區初審、區級驗收;1019日,鹽城市政府原則上同意公司恢復生產;1021日,鹽城市大豐區政府原則上同意豐山集團恢復生產;供熱公司計劃于102512時恢復供熱,公司的原藥合成車間預計1025日開始恢復生產。另外,1114日,豐山集團撤銷其他風險警示,“ST”摘帽成功。

     財務數據顯示,豐山集團今年前三季度的營業收入為7.29億元,同比下降27.84%,歸屬凈利潤為4775萬元,同比下降49.73%,近乎腰斬。

      1127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致電豐山集團和輝豐股份詢問復產情況,但未獲回應。據了解,兩家公司同在大豐區,此前均稱因當地園區集中供熱公司對蒸汽管網全線進行安全監測、檢修,停止對外供熱,故決定進行臨時停產。

      如今豐山集團已經復產,而輝豐股份的復產申請至今沒有回音。據中國化工報報道,826日,鹽城市化工產業安全環保整治提升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鹽城市停產整治化工生產企業復產工作流程》,引發當地眾多企業的不滿和質疑。

      文件顯示,不但企業無權自行復產,還要通過企業所在的化工園區、縣級人民政府或相關部門、市政府及市化治辦等多個部門層層簽字、驗收、復核,才能生產。另外,文件還附加了一些特殊條款,市級復核不通過的縣(市、區),自市政府書面批復之日起,3個月內該縣(市、區)不得提出新的復產申請;市級復核不通過的企業,自市政府書面批復之日起,6個月內不得提交復產申請。

      化工園區環境監管薄弱

      在響水“3·21”特別重大爆炸事故警示教育大會上,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指出,化工是國民經濟的基礎性產業,也是江蘇省的一大支柱產業,要堅持“本質安全、綠色高端”,通過“砸籠換綠”、“騰籠換鳥”、“開籠引鳳”,推動化工產業進行深層次的結構調整,系統性重構現代化工產業體系。

       據新華社報道,44日,鹽城市委常委會召開會議指出,將徹底關閉響水化工園區。而該起事故的調查報告,也披露出環保部門未認真履職、執法不嚴等問題。

       根據綠石環境保護中心公布的一份江蘇化工園環境調研報告,20186月至201910月,在江蘇省44個化工園中,只有70%的企業未見明顯黑臭水體及惡臭氣體;有48%的企業未實現雨污分流,且雨水排口依靠人工檢測管理;有36%的企業無大氣監測站且只有重點企業有探頭。

      天津泰達低碳經濟促進中心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綠色發展聯盟秘書處張浩翔表示,化工園區綠色發展問題突出。其中,園區安全容量難以有效計算,化工園區作為特殊的化工企業集聚區域,控制園區內危險物質總量是必須的,園區安全容量的計算方法和范圍未形成統一意見,園區安全容量也尚未形成指導性技術指標。

      另外,部分化工園區入園標準低,盲目引進。為了實現經濟發展,一些園區在企業引進上存在急于求成的心理,部分園區忽視項目的技術含量,以犧牲環境為代價,將一些污染嚴重、產能過剩、工藝落后的項目引進園區,為園區的可持續發展留下隱患。

      張浩翔稱,工業園區環境保護有基本框架,一是基于“三線一單”的嚴格環境準入,二是工業園區企事業單位不發生嚴重污染環境事件,未發生特別重大、重大突發環境事件,三是工業園區重點污染源穩定排放達標,四是實現園區企事業單位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五是工業園區具有完善的環境風險管理制度和環境應急保障措施,六是園區公共環境基礎設施建設與有效運行。

     張浩翔建議,從園區的角度來看,要服務綠色發展要求,同時服務園區發展,跳出傳統思維,避免頭疼醫頭、腳疼醫腳;跳出自身的業務局限思維,建立綜合的解決能力;跳出單純的硬件建設思維,建立與規劃、咨詢相配合的軟硬結合的管理規劃體系。

友情鏈接
白蛇传 内蒙古时时彩玩法说明 网球比分网 炸金花别人开牌必须开吗 乐米彩票首页 nba比分球探 七星体育 极速时时在哪里开的 英雄杀墨子 网球比分网球探 吉林快三网上 qq分分彩直播开奖 美女捕鱼作弊器 天津十一选五 排列五复式投注图中奖 体彩福建31选7第18221 2019重庆时时采彩开奖时间